网站首页 > 资讯中心 > 正文

城市向西!“高铁新城”即将崛起!规划设计方案已报上级评审

手机客户端字号:T | T 分享到
分享到
透明售房网 2019-08-02 来源: 金华日报、金华新闻客户端 杨准 李根荣 童阗韬
[摘要] 据了解,高铁新城整个项目设计面向新兴产业、青年科创人群,着力打造“城市有机更新可持续发展示范区”。新规划将深度挖掘并利用既有铁路、工业建筑等遗存的特色,对其进行功能置换和全新的业态策划,按照一谷(长湖公园艺术谷)、两带(铁路文化休闲带、滨江景观风光带)、三片(休闲科创片、枢纽门户片、智城生活片)、四心(交通枢纽中心、数智活力中心、休闲科创中心、创智创享中心)进行规划设计,把高铁新城打造成为“城市新客厅、产业新平台、文化新地标、未来新社区”,成为城市转型发展和提升发展竞争力的新引擎。

站在八咏楼上远眺回想,市区70年来的变化天翻地覆。

随着金华开发区的设立,城市迈开向南行进步伐,江南崛起新城。近年来湖海塘区块加快开发,大有与仙源湖度假区连片合体之势。

城市向东,金东新城区经10多年建设日渐成熟,加上多湖中央商务区开发,婺江上游的繁华已成现实。

城市向北,城北旧城改造提升,金华山区块开发,老城区愈加美轮美奂。

沿婺江顺流向西,以高铁新城建设为标志,市区西进引擎强劲发动。

铁路货场搬迁

破“城市向西”梗阻

翻开金华城区地图可以发现,随着多湖中央商务区的崛起,一环以内的核心部分仅剩城西铁路货场及周边没有大发展。铁路站场挤在局促的城西老城,不但自身发展受到制约,对城市发展更是一个梗阻。

据了解,金华老火车站1932年2月15日与浙赣铁路金华段同时通车。1996年前,这里不仅是浙赣铁路上的一等大站,还是金千铁路的起点,成为浙中西部最繁华的交通枢纽。

1996年金华西客站启用后,这里保留了粮食、面粉、零担等部分货运功能;往西则是凉帽山货场,金华铁路货运班列的主要到发地和集装箱、钢材等大宗物资的集散中心。再往西,还有办理煤炭、危险品业务的铁联601货场。这三部分组成金华铁路货场的主体。

“由于铁路货场的存在,铁道线交错,金华城西一带发展受到制约。”市建设局局长、时任金华铁路货场搬迁工程指挥部专职副指挥长孙金荣说,一方面河盘桥和环城西路的铁路道口阻隔了交通,组团、街区隔裂,制约了城市总体规划的实施,无法建设大型基础配套,而且老货场承担了煤、散堆装货物运输,对周边环境污染比较大。

将铁路货场搬出一环中心城区,事关金华城西片的发展大局、事关城市环境的改善,市民一直呼声强烈,政府也早有考虑。

但是,金华铁路货场已有80多年历史。这么一个庞大工程,牵一发而动全局,又不归金华地方管辖,实施整体搬迁谈何容易!

2009年,我市抓住沪昆高铁杭长段建设的契机,全力争取打开货场搬迁的突破口。当年5月,市政府与上海铁路局签署货场搬迁意向书,铁路货场搬迁正式启动。

仅仅为了明确搬迁工程的范围、选址、规模和投资分担等问题,我市就与上海铁路局进行了10多轮协商谈判。2010年4月底,双方终于达成框架性意见,签订迁建协议,并于当年12月拿到原铁道部的新货场建设批文。

为加快项目推进,2013年3月成立的金华铁路货场搬迁工程指挥部落实了多个细化方案,陆续完成可研、选址、环评等。2013年底,铁路总公司批复项目可研方案,铁路既有货场搬迁纳入城市统一规划建设,新建金华南综合性货场和竹马散堆货场。

“铁路货场搬迁工程审批部门多、环节多、流程长、程序极其复杂,市主要领导专程赴铁路总公司对接协调,指挥部也全力争取上级各部门支持。”孙金荣回忆说,仅一个可行性研究方案就要来来回回很多次,反复地修改和完善。

解决用地指标也是一块难啃的骨头。工程指挥部积极向上争取,多次向原各级国土部门汇报协调,最终原国土资源部批复项目用地1786亩,为工程顺利实施扫清了障碍。

在前期合作中,铁路方面和金华地方强烈感受到浙中物流产业潜力巨大。双方商定,在金华南货场一期建成后,迅速启动货场二期,即公铁联运港建设,合力建设浙中西铁路物流枢纽中心。2017年3月底,铁路金华新货场整体启用,上海铁路局与我市进行了新老货场交接。

“城市向西”顺应

市民对美好生活的期待

城市向西绝非党委政府一头热。日前,我们在实地采访中了解到,无论已经拆迁的原二七区块的居民,还是列入征迁的乾西乡百姓,对于城市向西发展带来的机遇,民间的期待一样强烈。

盖茹爱88岁,山东烟台人,参加过抗美援朝,1958年4月铁道兵转业后,就一直住在二七新村。

盖茹爱回忆,自己搬了好几次家。1958年住在中山路汽车南站对面,房子8平方米,一家人只能打地铺。后来搬到二七新村,28平方米,楼上楼下5户人家共用一个自来水龙头。上世纪90年代住房条件有了改善,住进40平方米的房子。

但二七新村一直缺乏规划和配套,人居环境难如人意。当了工务段8届支部书记的盖茹爱说,城西片太落后了,他坚决支持征迁工作。

金华市区最大的棚改工程——二七新村政迁改造启动后,有些拆迁户不理解,他总是主动做工作:“现在吃点亏,到时候有福享的。”拆迁户找到他反映情况,他就掏出小本子,把账算上一遍。“只要实事求是,10分钟基本就能说服。”

如今,盖茹爱早已迁入市区江南的新居。“80平方米,两室一厅一厨一卫,还有5平方米的辅房,太舒服了。”

在乾西乡湖头社区党支部书记陈加平眼里,城西是城市发展的短板,也是死角。“我曾在城区经营企业。”在长湖里泡大的陈加平说,家乡发展滞后让他很不是滋味。2008年,他毅然放弃生意回村参选并当上村委会主任。

补短板从整治西湖(长湖湖头村河段)开始。昔日,清澈的“十里长湖”是沿岸百姓的饮用水源。上世纪80年代,长湖连接婺江的出水口被堵,上游陆续出现化肥厂、煤场、养猪场等重污染企业,53个排污口对着长湖直排,最终成了“垃圾湖”。

在陈加平带领下,湖头村民自筹100余万元资金,为西湖清淤。苦干3个多月,5吨的大货车总共运了500车。陈加平腰椎间盘突出,清淤工作每天连轴转,忙到最后腰疼到走几步路就要蹲一下。

乾西乡副乡长胡琦说,正是有了像陈加平这样的众多领头雁,昔日脏乱差的长湖得到彻底整治,形成了景观式文化圈。如今在建设高铁新城的征程中,全乡上下继续发力,迎接城市向西时代的到来。

城市完成“除锈”

高铁新城即将崛起

老铁路、老铁路货场和污染严重的长湖曾是阻碍金华城市向西发展的“锈带”,如今“锈带”不再、阻梗已破。

城市破浪向西,“高铁新城”即将崛起。

今年4月3日,婺城区高铁新城指挥部挂牌成立。高铁新城的建设,既是城西片区黄金发展机遇,也是婺城“双城”战略落地成景的关键保障。

据婺城区高铁新城指挥部副指挥长徐志钿介绍,目前高铁新城规划范围为:东至北山路、后城里街、五一路,南至婺江,西至金千铁路、浙赣铁路,北至二环北路,辖城西街道、城北街道、城中街道、新狮街道和乾西乡部分区域,总规划面积约13平方公里。

当前,婺城提出了“回归主城作战、打造高铁新城”的设想。婺城区高铁新城指挥部副指挥长吴见孙介绍:“原先婺城区着重发展白龙桥新城区,老城区基本以老旧小区改造工作为主。现在提出回归主城区,是基于二七新村改造的成果,这是在新起点上对未来城市发展作出的规划。”徐志钿表示,未来,婺江西路、解放西路、人民西路这“三横”,将成为跨过城西,连接婺城新城区的主干道。

据了解,高铁新城整个项目设计面向新兴产业、青年科创人群,着力打造“城市有机更新可持续发展示范区”。新规划将深度挖掘并利用既有铁路、工业建筑等遗存的特色,对其进行功能置换和全新的业态策划,按照一谷(长湖公园艺术谷)、两带(铁路文化休闲带、滨江景观风光带)、三片(休闲科创片、枢纽门户片、智城生活片)、四心(交通枢纽中心、数智活力中心、休闲科创中心、创智创享中心)进行规划设计,把高铁新城打造成为“城市新客厅、产业新平台、文化新地标、未来新社区”,成为城市转型发展和提升发展竞争力的新引擎。

目前,高铁新城规划设计方案已形成,并报上级部门评审。其中,金华铁路文化公园项目8栋历史性保护建筑正在加固改造,人民西路西延和婺州街北延等重点项目正在加快建设。

 
  • 扫一扫下载
    手机客户端
  • 微博关注
    我们
  • 微信关注
    我们
我要评论
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登录 | 注册
意见反馈